回首頁
e-mail
咋觸集撲浪

2008年4月19日 星期六

弘既往風規,導將來器識

永念心波吾師秦孝儀先生
老師在博士班敎我雖是政治方面的課程,但影響卻是多方面的。師上課極為博雜,信手拈來,饒有興味。對我最有啟發的卻是文人氣質。老師濃重的湖南口音,優雅精確的遣詞用字,加上各種典故,常令人陶醉。手頭把玩的一片玉、一塊石頭或是潤澤光亮的一顆種子,都讓人好奇。有時到課早了,還有機會旁觀老師用小篆爲人寫尺幅,最讓人著迷。通常學生們只有喜事,才敢開口向老師討墨寶。老師也會斟酌時機摘取勵志有關的句語相贈。老師曾贈我朱熹語「風規弘既往,器識導將來」。墨寶固值珍貴,而老師的期許與叮囑尤其受用終身。
在美國耶魯大學留學期間,曾與國際法教授芮斯曼(Michael Reisman) 辯論其所著Who Owns Taiwan一文,其中所言台灣地位未定與所習知者不同。芮氏甚為重視並要求取得深入之資料。經與老師聯絡得到立即函复,信中特別說到:「有關開羅會議紀事,以當時羅斯福自始即力避外交形式,故紀錄極不完全,但大溪檔案所藏會議日誌較為完整,而梁敬錞先生所著之『開羅會議』一書業將重要函電文稿收入,美國國家出版處發行之外交文書『開羅與德黑蘭會議』(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Diplomatic Papers: The Conferences at Cairo and Tehran, 1943,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Washington: 1961.)亦有記載,現將大溪檔案及兩書中討論領土歸還涉及台灣地位部分影印寄上,望有所助益。」經將信函與大溪檔案影印資料與芮斯曼教授研讀後,芮氏說該文大前提之國際法理論架構為其貢獻,但與台灣有關歷史資料之小前提係合著者所提供。因此,該文之結論可能受到相關歷史資料之歪曲,而有偏差。其後芮氏曾公開說明緣由,並表示以後上課不再談論「台灣主權未定論」。儘管老師公務繁忙,但對學生課業上之疑問,雖遠在美國依然立時回覆協助。對國家法律地位之維護,雖學界一篇論文亦必追究闡明。對學生之努力更來函,諄諄嘉勉:「就稔苦學之餘,尤關心國是,折衝邪說之林,馳騁孤立之地,辭旨宏正,識大而遠,曷勝忻慰」。此對青年學人啟發協助與精神鼓舞,實有重大意義。
師轉掌故宮之後,親炙更多。常有眼福跟隨神遊上下五千年;全家老小經常受邀聚敘,而有口福品嚐地道湘廚;席間老師笑語不斷並多啟迪,更是耳福。一次老師為小犬等述說當年苦讀,熄燈之後仍以線香之火光,燻眼強讀,勗勉小輩珍惜寸陰刻苦力學。日前,捧讀玉丁寧館餘墨,見師作絕句:「讀書苦憶夜吹鐙,香火星星眼乍明。字字燒痕猶亥豕,白頭無改短長檠。」自云作篆留詔子弟。師博聞強識,忠藎任事,是大雅君子,傳世教訓又豈止於力學而已。

請參閱李復甸教授部落閣 咋觸集 http://fuldali.blogspot.com

1 則留言:

ihon 提到...

啊老師
所以您應該也跟玲玉學姊相識?

我不認識她
但覺她女兒甚美麗有靈氣

讀過她的家門
知她孝順

是秦孝儀提的字

有一天
若我想休息一下養足精神
我想
慢慢畫出一張法律人的關係圖

誰跟誰是同學
誰跟誰以前當兵同袍
班對
坐過同一個辦公室
鄰居
留學時的校友
點點點點

高中有個同學很喜歡金庸小說
後來竟然自己畫出一張關係圖

學生時代
純粹出於熱情跟興趣做事
那種滋味
真正難忘

我想
大家懷念學生時代
並不是想躲在校園裡不面對現實
而是
一種追求自在自由自得其樂的心情吧!

週末好!
ihon